创业资讯丨女性创业有什么优势和劣势 看这些宁波女老板的成功秘笈

发布来源:发布日期:2017-03-08 阅读次数:5040

    创业创新大潮在全国风起云涌,成为中国经济新旧动能转换的一个重要推动力量。

  在宁波,也有一大批的女性加入创业者的队伍,成为成功的女老板。她们是如何开启创业之路的?女性创业有什么优势和劣势?在创业的道路上,她们是否遇到了与男性创业者完全不同的压力和困难?又是如何面对和解决困难的?今天,为你讲述宁波6位巾帼创业者的酸甜苦辣和心路历程。

  叶金琳:

  带着孩子洽谈合作

  2015年,“海笛网——全球汉语学习平台”创始者叶金琳在中国(宁波)大学生创业大赛总决赛中拔得头筹,一举签下5330万元的意向投资。

  海笛网是一个旨在打造中国文化输出领域的平台。所有中国人都可以利用碎片时间,在平台上当老师为匹配的外国人上课。平台以汉语教学为切入口,提供学习、交友等多属性的服务。

  为了吸引世界各地的学习者登录到海笛网,叶金琳的第一步是开设线下的汉语体验中心,通过线下的课程推广、汉语教学体验,将一部分客户引流到平台上。截至本月底,海笛网的线下体验中心在国内达30家,国外的点达18个,遍布五洲四海。

  说到布点海外的历程,叶金琳认为“收获”大于“挫折”。她记得,第一次去西班牙布点的时候,去找了当地一家大型培训学校的校长七八次,仍然没有谈下来。直到有一次,她们去的时候,这位校长的夫人和孩子都在。孩子对她包上挂着的兔子玩偶非常感兴趣。她就说,“兔子”,孩子也自然地说,“兔子”。“兔子给你,谢谢”,孩子也立刻说,“谢谢”。“兔子给妈妈”,叶金琳拍了拍孩子妈妈的肩膀,这位母亲也说,“谢谢。”这个迷你版的中文课堂,让这位校长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追”着她们谈起了合作。

  目前,叶金琳创办的唐元培训学校已是宁波较有影响力的中文学校,学校日常事物已交由职业校长。叶金琳本人和团队则全心致力于“海笛网”的项目,而唐元则作为线下教学中心之一。

  作为一名女性创业者,叶金琳说,“我生孩子前一天,还在办公室呆着。从怀孕到生完孩子的这一两年,没睡过整觉,她告诉记者,孩子1岁的时候,她就带着孩子世界各地飞,变身“超级妈妈”。“孩子的辅食都是自己做的,经常弄到半夜,然后速冻好,带半个月的量过去。”带着娃布点推广,也有好处,“我和合作方可以一开始就谈孩子,谈着谈着生意就谈成了。”

  她认为,女性创业者完全是可以平衡好家庭和事业的。她的日常是7点出门上班,中午回家1小时,下午工作到晚上7点,一天工作12个小时左右。上班或者谈合作的时候,她是大家口中的“叶老师”和“叶老板”,需要有十二分的战斗力迎接各项挑战。回到家,又要立刻变身为“萌妈”,给孩子讲故事、陪她玩耍,这样的身份转换让她有时候很恍惚,但力求达到一种平衡。(东南商报记者苏钧天)
 

  林兰:

  要做自己喜欢的

  林兰进入这个行业纯属偶然。

  “我原本是一位营养师,去年参加了一个‘创业女神’的比赛,看到电视上两个大学生做了阳台蔬菜的项目,获得评委的一致好评,我觉得这个项目很有发展的空间,就向当时的导师推荐了这个项目。”林兰说。

  现在,林兰的团队有8个人,除了3名合伙人之外,还有5名技术工。“现在我们和4家幼儿园、2家学校合作,我负责给学生上课。每天忙得团团转。”

  林兰告诉记者,他们目前已经开始盈利,比如和学校建立一年的合作,学校会付10万元不等的费用。 “给学校的学生上课主要是上农牧知识课,很多孩子因为没在农村生活过,并不认识很多蔬菜,而且也不知道蔬菜生长的原理和知识,我们就理论结合实际,在学校的屋顶上种菜,让孩子们学习。”林兰说。

  尽管还处在艰辛的创业初期,但林兰对这次创业非常坚持。“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我现在还在摸索阶段。”林兰说,“我换过很多份工作,现在想来我觉得做事情一定要做自己喜欢的,而且做一定要专注地做下去才能把这件事情做好。”

  当问到觉得与男性创业者相比,自己有何优势时,林兰笑着说:“我更有亲和力吧,尤其在教育方面,更懂得如何管理小朋友。我们试过让另外两个男同事给小朋友上课,他们根本压不住。”

  目前团队的主要市场是学校,但林兰的目标是让屋顶农场项目进入一些公司和社区的屋顶,他们目前已经与威斯汀酒店等达成了合作意向,准备在这些地方的房顶建“农场”。采访结束,林兰热情地带记者参观了位于宁波市新城实验第一小学面积达1400多平方米的屋顶农场。有别于其他屋顶的空旷,新城小学的屋顶显得有点“拥挤”。一块块田地错落有致地分布在屋顶上,每块田地的前面还插着一块写有主人信息的小木牌。看着眼前种满蔬菜的田地,她自豪地说:“我们想在教育的过程中给小朋友灌输绿色蔬菜的概念,现在的小朋友非常缺乏动手能力,我希望让小朋友在玩的过程中有所收获。”(东南商报记者王婧实习生陆青青)

  

赵艳红:

  给千家万户送去“橙香”

  2000年左右,赵艳红在没有创业资金的情况下,依靠周围朋友的支援,拼凑起了创业资金,开始了创业之旅。目前,她执掌的瑞丽洗涤公司已经成为国内洗涤行业规模最大的企业之一,成功挂牌新三板。

  赵艳红原是宁波镇海招宝山饭店下属洗涤中心的负责人。2000年,招宝山饭店转制,她买下饭店的洗涤设备成立了宁波瑞丽洗涤有限公司。公司成立之初,既没有房产,又没有抵押物,也没有银行贷款支持,靠着身边朋友七拼八凑才有了创业的原始资金。

  赵艳红对洗涤行业有一种特殊的热爱。她一直觉得国内的洗衣行业有巨大的发展空间。公司成立后,她主攻宁波及周边酒店宾馆行业和大型工厂的洗涤业务,使她在激烈的行业竞争中逐渐站稳了脚跟。同时,她不断走访国内外优秀厂店,了解行业发展的趋势,想方设法把握商机。

  2006年11月,在参观一家日本洗涤公司时,赵艳红闻到了一股清新的橙香。“这种心旷神怡的感觉真好。”原来,这家日本三菱洗涤公司所使用的洗涤原料,是从橙子、西柚等柑橘果物的皮中提取出来的d-柠檬精油,散发出来的就是橘子皮香味。“这就是我一直在寻求的突破!”赵艳红说。

  即便引进香橙精油的成本很高,合作前景不明朗,但赵艳红相信中国的市场需求。为此她投入上百万资金,引进了日本的橙洗设备。2007年4月,瑞丽旗下的“香橙洗衣”店正式开张。随着几年后水果精油干洗业务快速拓展,“香橙洗衣”品牌的知名度不断扩大。至2013年,瑞丽洗涤营业额突破3000万元,跻身全国洗涤行业前三强。

  2013年7月25日,瑞丽洗涤在新三板挂牌。“挂牌以后,建设智能化、信息化的管理模式一直是我们的目标。”赵艳红说。

  2014年7月,在“互联网+”的战略背景下,赵艳红成立了浙江衣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率先在行业内开发出“中央洗衣工厂+收衣柜”的连锁O2O模式,连接社区用户和一线连锁洗衣品牌,解决了传统洗衣行业门店成本高,用户送取衣服不便等众多问题。

  瑞丽洗涤目前在宁波市投放了300多组智能自助洗衣柜,集中取送,降低了配送环节压力,而且节省人力、场地租赁等成本近70%。(东南商报记者王婧实习生陆青青)

  

韩娟娟:

觉得亏欠孩子很多

  韩娟娟注定是一个不会墨守成规的人。

  2008年,韩娟娟从一名导游转变为一名酒店会务部的前台经理,细心的她在长期的工作中发现一个商机,来酒店参加会议的客人常常会要求她安排周边的短途旅游线路。于是,2012年韩娟娟与丈夫杜先生决定辞职,一同创办宁波德润会务有限公司。

  之后,两人飞到了北京,奔波于各个协会,试图通过承办协会会务,承接机票代售,打开市场。刚开始时,两个年轻人的执着劲头也为公司争取了一些业务,但好景不长,互联网的第三波浪潮开始冲击线下票务,携程、驴妈妈等线上票务巨头开始形成垄断格局,创业的日子一天不如一天,营业收入大幅下降,10万元的创业启动资金不久耗尽,甚至发不出工资,连韩娟娟自己都开始怀疑是否已经不符合时代需求。

  冷静思考了几天,韩娟娟决定再次审视自己的商业模式,她借了3万元前往上海,报名参加一个商业活动策划的专项课程。回甬之后,她毅然决定“断臂求生”,放弃占营业收入50%以上的机票代售业务,将公司的主攻方向转向了企业会务策划与承办。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2013年,韩娟娟承接了欧琳集团19周年庆典,活动极为成功,成为宁波地区当时企业会务活动的一个样板,欧林集团管理层也极为满意,与德润签下了长期的合作协议。

  尽管之后一段时间,韩娟娟的事业进展顺利,但她并没有因此懈怠,而是通过创新商业模式,为客户带来更高的附加值。

  “在做商业推广活动时,我们不仅会为甲方嫁接媒体资源,扩大活动影响力,还有一招‘杀手锏’让我们颇得客户心思——为其对接目标客户群、挖掘潜在客户群。”韩娟娟说,“我们在为一家广东的厨具公司做推广时,策划了一场‘厨王争霸’比赛,把赛场搬进了社区,让家庭主妇群体近距离体验厨具的性能,为厨具公司赢得口碑,为拓展市场提供助力。”

  谈到作为女性创业相比男性的劣势问题,韩娟娟回以标志性的微笑:“女人嘛,有了家庭后,总是有许多的顾虑,重心渐渐倾向孩子,不能像男性一样全情投入,我一直觉得这些年的奔波,亏欠了孩子很多。现在我给自己定下一个任务,每周必须陪女儿去学小提琴和舞蹈,并多陪她玩耍。”(东南商报记者乐骁立)

 

 杨泞菱:

  把私人定制做到极限

  2013年,杨泞菱放弃央企“铁饭碗”琢磨起珍珠生意。

  “我国的淡水珍珠产量非常高,但优质产品却很少,究其原因,与薄弱的设计环节密不可分。”抱着对改变现状的期待,杨泞菱开创了自己的原创珠宝品牌“玛泰珠宝”,开始了经营彩色宝石和珍珠的生涯。

  如何确保每一件珠宝产品都质量上乘?与供应商对接成为必不可少的部分。“每年必定要去两场重要的珠宝展,一场是香港珠宝展,另一场则是日本珠宝展。一年中至少60多天在外面奔波。”杨泞菱说的时候云淡风轻,但是这60天中却夹杂着各种不同的心酸与苦楚。

  为了把产品质量控制在源头,杨泞菱在去年考取了IGI(国际宝石学院)的证书。这个习惯于全身心投入的女孩,在考证期间鉴定了300多颗石头。她表示,因为每天都在鉴定各种不同的宝石,需要在显微镜下仔细观察,她对于小黑点状的痕迹都十分敏感,甚至看到手机上的小污渍时,脑子里第一反应是宝石上的瑕疵。

  在同时具备鉴定与采购两项能力之后,杨泞菱的珠宝事业开展得愈发顺利,进而将自己的“私人定制”理念发扬得越来越光大。

  传统的珠宝私人定制是让客人挑选喜爱的戒托和宝石,再进行加工;而杨泞菱则将定制玩出了新花样。“我们会根据客人的服装、性格特点、气质等多重方面进行考量,为客户带来一系列的设计推荐,并且用客户喜欢的宝石来敲定最终的产品。”她说。

  这对于杨泞菱带领的四人团队来说,既充满挑战,又极具乐趣。通常,他们在设计完图纸之后,还要改上10遍左右,真正做到让客人满意之后,再进行开模制造,整个工期长达45天左右。设计出来的珠宝产品极具中国古典之美,简约却不失格调与内涵。

  在这样的体系之下,杨泞菱将自己的小事业做得红红火火,她笑言:“即便中间遇到过与资金、客户有关的各种困难,也无数次想要放弃,但是最终都是因为热爱,坚持到了现在。”据介绍,从2013年到目前,经她手出售的各种宝石已经达上万颗。(东南商报记者劳育聪)

  

周鹿婷:

  兼顾家业才算成功

 

  年初,周鹿婷曾经就业的那家公司成了“网红”。

  正月初八,企业陆续复工,宁波的这家专做保险柜生意的盛威国际,在开工宴上,老板把300万元现金装在盘子里作为首道开胃菜来激励员工,小伙伴们于是惊呼:请问你们还招人吗?

  早在2年前,周鹿婷毅然从这家工作了8年的公司辞职,当时她的职位是内销部总经理。

  为什么辞职?周鹿婷的回答简单干脆:“爱折腾!”

  2015年,又干脆又爱折腾的周鹿婷开始了自己的创业,大学学电子商务的她并没有选择销售自己熟悉的保险柜,而是卖起了完全没有联系的爆米花机,创立了一个叫“奥兰科”厨电的品牌。

  周鹿婷说,她看好国内小众化厨电产品前景:比方说,刨冰机、棉花糖机、烤肠机等等……她认为,如果能让厂家量身定制所需要的产品,前景更是广阔。

  理想和现实有差距的。创业几个月,周鹿婷一件产品也没卖出去。

  3个月后,她卖出了第一台爆米花机,卖主是位餐馆老板,他需要一台爆米花机来应付用餐高峰时段在店门口等位的食客……这个场景,在如今的宁波乃至全国各大商圈的晚餐高峰时段,几乎随处可见。

  如今,周鹿婷的公司已从当初的年销售额几十万元发展到了如今的上千万元。眼下,周鹿婷打算把生意做到国外去。

  周鹿婷认为,自己最大的优势就是亲和力,这让她能更好地和客户沟通,并取得对方的信赖,而这些对销售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

  周鹿婷并不觉得家庭是女性创业者的负担。去年,周鹿婷有了宝宝,这让她对家庭和事业的关系有了更深的理解:“创业最终的目的还是要回到人身上,业不仅是事业,还包括自己的家业、学业等,只有兼顾好这些,才能算是一次成功的创业。”(东南商报记者范洪)

打印】【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宁波市就业管理服务局 浙ICP备08015452号 技术支持:宁波平易软件股份有限公司
地址:兴宁东路228号